张淑侠:我愿认罪服法(图)

  • 时间:2019-07-16 00:1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早报讯 30日上午,陕西富平产科医生张淑侠拐卖婴儿案在陕西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起诉被告人张淑侠6起犯罪事实,其中有一名受害儿童父亲参与贩婴。当日上午9时开庭后,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淑侠自2011年至2013年,多次以新生儿患有疾病为由,建议家属放弃新生儿,而后将婴儿贩卖。其中一名受害儿童父亲参与贩婴,并从被告人张淑侠处分得15000元。根据渭南市检察院的起诉书指控,张淑侠先后拐卖7名儿童,其中1名儿童拐卖后死亡。受害儿童分别被卖至河南、山东及陕西富平本地,张淑侠从中获利1千元至数万元不等。其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拐卖儿童追究其刑事责任。经查,此案系一跨省拐卖新生儿案件,除张淑侠外,警方另抓获山西籍犯罪嫌疑人2名(潘某、女,崔某、男),河南籍犯罪嫌疑人3名(王某、男,朱某、男,黄某、女)。据悉,一名受害儿童父亲参与贩婴,并从被告人张淑侠处分得15000元,就是其中第5起。法庭将对该案择期宣判。张淑侠在最后陈述时鞠躬道歉:“为了经济利益,我将家属放弃的婴儿卖与他人,我对不起家人和患者,我愿认罪服法。”在舆论关切中,陕西富平医生贩婴案在岁末开庭审理。30日上午9时,陕西省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原产科医生张淑侠站在了陕西省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审判席上。庭审历时约6个小时,将择日宣判。在当日庭审中,一条涉及陕西、山西、河南、山东等省的“贩婴链条”逐步显现。55岁的张淑侠是富平县妇幼保健医院妇产科原副主任医师,也是该县远近知名的产科权威,原本在今年10月就当“光荣退休”。然而,一起报案揭开了她不为人知的另一面。今年7月20日,陕西富平警方接到产妇董某某的丈夫来某某报案,怀疑新生婴儿被妇幼院医生张淑侠拐卖。“7月16日晚上7点多我媳妇进入产房,两个多小时后生下儿子”,来某某说,在这段时间里张淑侠曾从产房出来告诉他,他的妻子是乙肝“小三阳”,又有梅毒,建议不要这个孩子了,因为孩子生出来后会危害社会,也不能上学。当晚,张淑侠将男婴抱回家中,打电话联系山西省临猗县的潘某某。7月17日凌晨3时许,潘某某和其子崔某驾车来到张淑侠家中,以21600元的价格将男婴买走带回家中。公诉方的起诉书显示,张淑侠和该案其他的几名犯罪嫌疑人以类似的作案手段,从2011年11月至2013年7月,共作案6起,贩卖7名婴儿,并致一人死亡。其间,张某获利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除来某某夫妇的儿子外,还有以下6名婴儿被拐卖:—2013年5月29日,王某某所生的双胞胎女婴。潘某某以30000元的价格从张淑侠处将两名婴儿买走带回家中。其后潘某某以46000元的价格将其中一名女婴卖于山东省巨野县的任某某夫妇,另一女婴寄养在潘某某亲戚家。后两名女婴均被解救并送还王某某一家。—2013年4月某天,黄某某所生的一名女婴。潘某某从张淑侠处以1000元的价格将女婴买走带回家中。后该女婴死亡被抛弃。—2013年2月28日,武某某所生的一女婴。潘某某以20000元的价格将该女婴买走。其后以46000元的价格将该女婴卖于河南省滑县大吕庄村的和某某夫妇。该女婴已被解救并送还武某某家人。—2012年4月某天,贺某某所生的一名女婴。潘某某以20000元的价格将该女婴从张淑侠处买走,张淑侠将其中15000元交予贺某某的丈夫。后因女婴家人反悔,张淑侠让潘某某将女婴送还贺某某亲属。—2011年11月某天,尚某某所生的一名男婴。潘某某以47000元的价格将该男婴卖于山东省巨野县独山镇烟王村的王某某、吕某某夫妇。该男婴已被解救。陕西省渭南市检察院认为,张淑侠的行为触犯了刑法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拐卖儿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劝说家属放弃婴儿。在6起案件中,王中王心水论马公资料大全产妇的家属与张淑侠多是“熟人”关系,比如董某某的公公和张淑侠是同村也是中学同学,王某某的婆婆是张淑侠的初中同桌。出于对她医术和人品的信任,当张淑侠说“产妇有传染病”、“孩子畸形”、“花大钱也治不好病”,并劝说他们放弃孩子时,产妇及家属都对其深信不疑,甚至心存感激。—掩人耳目抱出医院。“我是医院的技术权威,我说的话他们都相信。”张淑侠在法庭上供述道,和她一起工作的其他医生和助产士对她言听计从,还为她修改病例、违规从医院抱出婴儿打开方便之门。当天的庭审中,出庭作证的几位富平妇幼保健院医生和助产士也证实了这一点。—联系同伙卖出婴儿。将婴儿骗到手后,张淑侠便将孩子卖给她的下线—山西省临猗县的潘某某。据张淑侠交代,潘某某来医院就诊时和她结识。刚开始,潘某某声称,自己的儿子儿媳无法生育,希望张淑侠能帮她从医院抱养别人不要的孩子。“我一直以为是给没孩子的家庭帮忙,是在做善事,直到第6回我才觉得不对劲。”张淑侠说。—寻找“买家”二次贩卖。潘某某在付给张淑侠几千元至几万元不等的酬劳后,便从张淑侠处将婴儿带走,然后寻找“买家”加价贩卖婴儿。这6起贩婴案形成节节相扣、分工明确、手法熟练的作案链条,凸显出我国当前人口拐卖犯罪现象的严重性。“产妇有传染病”、“孩子畸形”、“花大钱也治不好病”这些可以轻易戳穿、并不算高明的谎言为何能够屡试不爽?陕西省社科院副院长石英认为,张淑侠的这些说法正是抓住了产妇和家属们“看病难”“看病贵”的畏惧心理,对此应加快医保体系改革,使人人都能享受医疗保障,也才能使每个生命都不被轻易放弃。“没有儿子就买儿子,没有女儿就买女儿。”鲜活的生命被当做商品买卖,生命的尊严被无情践踏。中国政法大学反对人口贩运国际合作与保护中心主任张志伟认为,“买方市场”是打击拐卖人口工作中不可忽略的一环。张志伟说,我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6款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收买行为不被追责,客观上纵容了非法收买被拐卖儿童行为,助长了拐卖犯罪的气焰。(新华)在这一年中,有很多悲伤场面令我们动容、心痛。其中那些伤害儿童案让我们看到了深居在人心中的那份值得警惕的阴冷。成人世界的纠纷与伤痛,或心理世界的扭曲和偏差,却转嫁给脆弱无助的孩子,幼小的花蕊还未来得及绽放就凋零了。2013年11月25日,重庆长寿区发生一起10岁女孩摔打婴儿事件。肇事女孩李某在某小区电梯里对1岁男婴原原进行了殴打,随后将受害人从电梯抱回25楼家中,在客厅沙发上再次实施殴打,又将受害人抱至阳台栏杆上逗玩,导致受害人从楼上坠落,摔至重伤。由于肇事者李某的年龄不足14岁,因此,依法不能追究李某的刑事责任,但其民事责任应由监护人承担。2013年7月23日20时50分许,在北京大兴区科技路公交车站,韩磊乘坐李明驾驶的轿车,不满一位推着婴儿车的女士挡道,双方发生争执,韩磊将该女士打倒后,又将婴儿车内2岁女童举过头顶摔在地上,女童因重度颅脑损伤死亡。案发18小时后韩磊被抓获。9月25日,北京市一中院一审判处韩磊死刑。韩磊提出上诉,11月29日北京市高院裁定维持原判。2013年8月24日19时许,在山西临汾北部的汾西县,在家门口玩耍的6岁男童斌斌被人骗至偏僻荒地的沟凹里挖去双眼。8月30日上午,斌斌的伯母张会英突然在自家院内跳井自杀。山西警方组成专案组全力侦破,查明犯罪嫌疑人为斌斌的伯母张会英。经专案组现场勘查,并经DNA检验,在犯罪嫌疑人张会英的衣服上,多处检验出受害男童斌斌的血迹。2013年3月4日6时40分,被告人周喜军来到一家超市,发现超市主人停放在门口的银灰色丰田RAV4越野轿车没有熄火,7时许,周喜军乘超市主人忙于卖货之机,将车盗走。上车后,周喜军发现有婴儿在后排座上熟睡,仍驾车逃跑。行驶中,因听到许皓博啼哭,周喜军停下车将许皓博掐昏。不久后,许皓博苏醒再次啼哭,周喜军直接用红布条勒死许皓博。11月,周喜军被执行死刑。2013年8月24日晚9时30分,云南省大关县机构编制委员会原办公室主任郭玉驰见到一名幼女(2009年出生)在路边玩耍,遂起奸淫之心,便将其抱至家中卧室实施了奸淫。12月6日,大关县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改判郭玉驰犯强奸罪8年有期徒刑。此前,被告人以庭外民事和解的形式赔偿了受害人15万元。 (新晚)众所周知,由于肩负着特殊的责任与信任,医生、教师等职业的道德操守往往被视作社会道德的“底线”。富平县产科医生张淑侠竟然依仗人们的信任贩卖婴儿,严重抹黑了人们对“白衣天使”的认知。张淑侠应当知道,她挥霍的不仅是个人品行,更有医护人员的职业名誉和形象。医生手中有人命关天,医德应当被放在比医术更为重要的地位。富平贩婴案的最大警示意义或许在于,医德的重要性如此迫切地呈现在世人面前,将长期以来医院里屡禁不绝的“红包”“回扣”问题推到了极致。富平贩婴案击伤的还有人们对公立医院及其监管部门的信任。作为我国医疗服务体系的主体,公立医院的医德水准、职业操守、技术规范与人民群众生命健康息息相关。然而在这一案件中,涉案医院及相关职能部门的监管漏洞显而易见。庭审过程中张淑侠坦承,“自己并没有按照医院相关规定处理被弃婴儿”。历史没有假设,但人们坚信,如果事发医院及其监管部门能够严格管理,悲剧便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演。人们期待,富平贩婴案是医疗行业重塑形象的开始,也成为悲剧的结束。(陈晨 梁爱平)

  医院对两名飞行员进行了完全的检查后诊断机长椎骨受伤,2016年8月7日机长离开医院回家休养。2016年8月7日前飞机残骸已经从公路上清理干净,双向道路交通恢复正常。

  只见老公驾到,戴上潮味眼镜的徐濠萦看起来心情不错,然后继续与好友、梁汉文太太Karen(林文慧)聊天。老公来接下班,徐濠萦心情很好。Eason就好识做,在店内做人肉生招牌帮爱妻吸客。

  警方查明,该团伙在过去五年中仿冒了800多个人社和教育部门的官方网站,以山东、江苏、浙江、陕西、湖南、湖北、西藏等20多个省级人社部门的名义发放职称证书,并在假冒网站上进行所谓的“证书网上查询”。而在国内,技能证书有统一网站可以查询,职称证书却没有。每个省、市的职称证书都是分开的也让造假者有机可乘。

  从购买五年西甲全媒体版权,到多档自制节目的产生,再到线下活动的开展,PPTV体育正逐步提高观众的观赛质量。随着西甲在中国的影响力提升,PPTV体育仍将继续努力带给球迷更好的西甲直播体验与互动。